法甲

恐怖神话 第14章 望气

2020-01-18 09:35: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恐怖神话 第14章 望气

“真真,你也看到了,这里不过就是一间破旧的古董店,这世上哪里会有你说的那种地方。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美国一家最好的脑科医院,我相信以那里的技术一定能够将你爷爷治好的,我们走吧。”

那名男子说着就要伸手去抓苏真真,岂知却被对方一把甩开。

“赵旭,要走你自己走,我又没让你跟我过来。如果是现代医学能够解决的问题,我们家需要你来介绍医院?”苏真真往前走了一步,与赵旭拉开距离,语气冰冷道。

“那你也不能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啊?这些玩意儿都是骗人的。”赵旭仍不放弃,继续开口劝道。

可苏真真压根就不搭理,只见她走到那中年大叔面前,语气诚恳道:“爷爷是在这个世上唯一疼爱我的人,我真的不能失去他,只要您能治好他,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中年大叔躺在躺椅上,一动不动,无论苏真真如何哀求,如雷的鼾声不断从他口鼻中传出。

不修边幅的邋遢大叔,清冷靓丽的少女,愤怒的帅小伙,以及那本书页泛黄的成年杂志。

画面说不出的怪异。

“装神弄鬼!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江湖骗子那些把戏,竟敢在我面前玩欲擒故纵这一套!”

“你喜欢睡觉是吧,我让你睡!”

赵旭心中如此想着,脸上露出阴冷的神色,突然往前迈出一步,抡起拳头,直接砸向正在熟睡中的中年大叔。

这一拳来得太过突然,以致于身旁的苏真真根本来不及阻止,眼看这一拳就要结结实实轰在那个邋遢大叔身上。

啪!

一声脆响响起。

年轻小伙暴打骗子大叔的场景并没有发生。

眼看沙包大的拳头就要砸在中年大叔的脸上,只见一个男子忽然出现在赵旭面前,右手闪电般伸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赵旭发觉自己右手就好像被铁箍箍住一般,无论他如何用力就是无法往前一步。

“有话说话,不要动手。”

“要你多管闲事!”

赵旭厉声喝道,抬腿就朝宁休扫去。

哪知这时宁休右手一甩,赵旭立即失去平衡,往后踉跄几步,摔了个四脚朝天。

看着跌坐在地的赵旭,宁休冷冷开口道:“你这是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住手你没听到?”

“听你麻痹!”

赵旭大怒,地上爬起来的他说着又要朝宁休冲去。

“赵旭!你给我走!”

只见苏真真拦在赵旭面前,脸色越发冰冷,她气质本就清冷,生起气来,自有一番气势。

赵旭还想说些什么,可当他看到苏真真那张冰冷无比的脸庞,硬生生将话给咽了下去。不过他并未离开,只是往后退了一步,眼神冷冷地看着宁休。

看这眼神,宁休也知道对方是把他给记恨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中年大叔,心中想着。

好歹我也帮你解决了一个麻烦,身为前辈,你多少总要有些表示吧。

也许是听到宁休心里的声音,中年大叔终于是醒了。

只见他抬起右手,伸手指着宁休,开口道:“小女娃,你要给你爷爷治病,你找他就行。”

“这位可是玄门正宗,茅山传人。”

“呼噜噜~”

说完这句话,中年大叔便又再次陷入了沉睡,看他这个样子,好像永远睡不醒一般。

“前辈我……”

听着那刺耳的呼噜声,宁休脸色给吃了大便一样,扯了扯嘴角,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会茅山道法不错,可也只会其中最基本的望气与驱邪,哪里懂得什么治病。

“大师,你真能治好我爷爷?”

看着眼前苏真真那张真挚的脸孔,宁休回头看了一眼中年大叔。

难道这位前辈看中了我的资质,而眼前这事情是对我的考验?

这也不怪宁休会如此想。

他听箫竹讲过,每一个通往万宝阁的站点,其中的守护者都是实力深不见底的老前辈。而这些老前辈大多性格怪异,从不按常理出牌,曾经就有不少菜鸟修士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受到他们的点拨与帮助。

要知道像他们这种老妖怪只要从指缝漏出一点东西,都够宁休受用好久了。

现在宁休唯一要做的就是如何解决掉眼前这个麻烦。

以对方的实力,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压根不会医术。

等等,他刚刚特意点出了我的传承。

难道这个苏真真的爷爷压根就不是生病,而是中邪?

想到这,宁休眼睛亮了起来。

既然苏真真的爷爷是她最为亲近的人,那么两人必定经常在一起,气息深缠。通过苏真真或许能够看出一丝端倪。

同时也正好借此机会,试试看望气术。

宁休说干就干,只见他双手掐着道决,施展起了来自记忆深处的望气术。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施展,可竟然没有半分窒碍之处,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竟真像道门高人一般。

“开!”

他双眸猛地睁开,其中灵光一闪而过。

在那瞬间,宁休发现眼前的景象变得无比的清晰。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奇妙,像是一个重度近视的人带上眼镜一般,所见的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宁休知道这道法维持不了多少时间,因此不敢浪费一分一秒,双眼立即紧紧盯着着苏真真。

他清晰地看到苏真真身上那一条条五颜六色的气息,其中一条黑气极为明显。

宁休能够感觉到其中邪意,他正想顺着这条黑气继续朝远处望去。

只听得脑海深处“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两只眼眸顿时眼泪流了下来。

苏真真可不知道宁休在施展什么望气术,因此整个过程下来,表情同样十分精彩。

她先是看见宁休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看,心中想着对方是否在打什么坏主意,因此脸颊泛红,也不知是害羞还是生气。

任何一个正常女人怕都会如此想,尤其是在她有求于人,而对方不发一言,只是死死盯着她看时。

之后她下定决心,刚想开口,哪知对方竟然莫名其妙地哭了。

喂,这是什么情况。

该哭的哪个人是我才对啊!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的专家有哪些
上饶协和医院需要预约吗
包头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怀化哪家妇科医院好
汕头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