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强制缴五险劳资新一轮博弈

2019-12-05 08:14: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强制缴“五险”:劳资新一轮博弈?

  11月16日下午,万晓刚刚结束了对一家企业的用工监督检查,其结果不尽如人意。他对说,这家企业没有为员工缴纳任何社会保险。

  过去数年间,身为河南某县劳动监察大队的队长,万晓每每进行用工检查,情形概莫如此。他说,企业给员工交的社会保险少得可怜。

  他向打比方说,检查10家企业,一般只有两家缴了社保,而这两家企业中,假如有员工100人,也只有10个人享受过社保。

  如此现状,万晓认为,既有企业的原因,也有员工自己的原因。有些职工不愿意缴,有些是老板不愿意,一方面是人员流动性很大,一方面是企业效益不好。现在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强制缴纳,没有强制性是不行的。

  11月1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 《社会保险费申报缴纳管理规定(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征求社会意见,其中 强制企业缴纳五险引发了企业和社会热议。

  有社保专家告诉,《社会保险法》中早已规定企业必须强制缴纳社会保险,但是此次征求意见草案并未对企业分情况对待,一刀切可能使中小企业负担加重。

  社保缴纳难言乐观

  江苏某县总工会主席谢成告诉,企业不愿意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的情况,非常普遍。他说,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是法定义务,然而该县多数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及招商引资而来的外地企业,基本上都不为员工缴纳保险。

  他举例说,有家企业到该县搞公交客运服务,有的老工人从企业开始营运至今,15年左右仍未缴纳社会保险,工人对此意见很大。而有的企业规定,工作满两年后还必须签订长期合同,才能办缴相关的社会保险手续。

  谢成指出,有的企业只给企业中层领导或生产骨干缴纳养老保险费。而服务业的商店、宾馆等单位的员工,企业均以临时工为由,基本未缴纳保险。

  了解到,谢成所在县有企业1400多家,从业人员近20万人,相当数量的员工没有享受到社会保险。

  此次草案规定,我国的社会保险从此前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扩大为全部五项社会保险,新增了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

  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孙群义向表示,社会保险本身就是强制性的,任何国家都一样。但缴纳效果和实际作用往往大打折扣。

  今年年初,据全国总工会调查,新生代农民工养老、医疗、失业、工伤和生育保险的参保率分别为67.7%、77.4%、55.9%、70.3%和30.7%,比城镇职工低23.7、14.6、29.1、9.1和30.8个百分点。总体来看,他们的社会保险接续情况较差,对所在单位为其缴纳社保的知情度不高。

  不独农民工情况如此,中微型企业之中的其他城镇职工的社会保险情况,也不乐观。广东社情民意研究中心最近的调研结果表明,企业职工的参保比例不足七成。

  劳资双方各有考虑

  导致没能享受社保福荫的原因,孙群义认为,企业和员工都有各自的考量。

  据了解,按照现行低标准计算,一个企业每年花在员工身上各项社保费用在7000元左右,一个10人规模的小企业,一年需付出7万元费用。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是笔不小的负担,在多年跟劳资双方打交道的谢成看来,负担过重是目前企业不愿给员工缴纳社保的主要原因。

  中国社科院劳动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王延中指出,草案实施后,此前未按规定参保的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成本压力将明显增加。

  谢成对分析称,部分员工也不愿多缴纳社会保险,主要是因为现在扣钱多,其次是认为目前社保制度存在不足,担心自己老了以后,以前交的钱拿不回来。

  在社保专家看来,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目前我国现收现付制的社保体系,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空账规模持续加大。以养老金为例,在去年就了解到,现在的养老金空账规模已经达到1.3万亿元。目前这一数字还在扩大。

  在辽宁实地调查得知,该省的养老金缺口已达200亿元,现在各市县解决的方法是,继续要求财政予以补贴,以及进行扩面征缴。

  也有社保专家称,社保如果最终出现付不了的情况,会由国家财政进行兜底,不需担心。

  针对此次草案体现的 强制性以及扩大参保主体,社保专家对分析说,这样的措施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社保基金的可持续性。草案规定,将以个人身份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以及城乡居民养老、医疗保险制度的个人也纳入参保的主体中。

  强制缴纳弹性缺失

  为了改观社保缴纳的现实掣肘,此次草案详细规定了强制企业缴纳的措施。

  清华大学教授、社保专家杨燕绥认为,强制企业缴纳社会保险是应当的,但也不能仅限于强制征收手段,适当时还要降低社保费率,以使企业有足够的承受力。

  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的提案指出,目前中国的社保费率超过40%,高于经济发达国家。在较高的社保费率中,企业缴费比例过高。

  因此,杨燕绥告诉,草案的最终执行,一定要考虑企业能够承受什么样的社保费率,不同的企业要有区别对待的可能。她指出,比如一个刚创办的企业,在头三年能承受什么样的费率,以后企业的规模和盈利水平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这些因素都要考虑进去,而不是一刀切。

  另外,此次草案并未将大型国有企业、中小企业及微型企业进行区分,强制性体现为普遍适用性。

  对此,杨燕绥说,五个指头都不一样长,政策的制定应该考虑这些因素;目前大企业的五险缴纳情况普遍好于中小企业。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李珍表达了同样观点。她称,强制缴纳会使用人成本上升,从而影响就业人数,最终也会导致缴费基数的降低。

  王延中也表示,如果五个险种强制捆绑,一些中小企业的负担必然会加大,吸纳就业能力就会减弱,因此,必须平衡好就业和社保缴费的关系。(每日经济, 李泽民)

安全
旅游贴士
民生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