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香港兒歌之父韋然粵語童謠要維權

2019-11-09 01:5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香港儿歌之父韦然:粤语童谣要维权

香港“神曲”、粤语儿歌《小明上广州》自去年12月诞生至今,热度仍在持续最初被友上传至YouTube不足一周,就创下六十多万的高点击率,之后掀起恶搞狂潮,并衍生出各样版本歌曲唱至街知巷闻,更掀起一阵“论小明”热潮,连香港特首曾荫权在“香港青年领袖论坛2011”开场致辞中也不忘以该首儿歌作为引子  提起《小明上广州》,大多数人第一反应是演唱者李家仁医生,却不太会记得负责作词作曲的幕后创作人韦然这位“香港儿歌之父”的知名度远不及他所创作的歌曲童谣———《小明上广州》、《何家公鸡何家猜》、《氹氹转》、《排排坐》、《洗白白》、《光阴好》……随口罗列的熟悉童谣竟然都出自他的手笔歌曲中趣致的旋律,琅琅上口的歌词早在许多人的心中烙下印记———孩提时“何家公鸡何家猜”、“排排坐吃果果”的游戏念唱,“摇摇摇,摇到外婆桥”、“洗白白,洗白白”的呢喃轻吟,还有“飞机榄、飞机榄、一飞飞入你天棚”的民间生活小唱,这些歌谣转眼已流传了数十年,陪伴着数代人走过了童年光阴日前,南方都市报在香港探访了这位低调的童谣创作者  “现在在广州唱的那一堆歌谣,但凡数得出的童谣,95%都是我写的但他们不会知道是我作的(曲和词)”在长久的时间里,韦然作为童谣创作者的身份已遭遇了太多的“被忽视”当他的作品被翻版印制时,词曲作者栏常常空白;当这些童谣在许多文艺晚会响起时,视频字幕要么没有标注词曲作者,要么标以“广东传统歌谣”;甚至当他的部分歌曲被选入儿童教材时,书本里也不会出现创作者“韦然”二字……面对这些涉嫌侵权的行为,韦然也曾试过“维权”,但并不是每次都能有愉快的结果,甚至还因此受过唱片公司的威胁从创作到维权,这位粤语童谣创作者有颇多感慨被遗忘的粤语童谣创作  粤语童谣在慢慢没落,从事儿歌创作的人越来越少,这是从事儿歌创作多年的韦然近年最直观的感受韦然2006年就已撰写文章称千禧年后已是“没有儿童歌曲的年代”对于过去香港儿歌走过的辉煌年代,1970年代末辛尼哥哥的《跳飞机儿童歌集》,1980年代不少以出品儿童歌曲为主的唱片公司,1990年代无线电视会播放大量儿歌M V的儿童节目《430穿梭机》、《闪电传真机》等,都是令他怀念的一幕幕“现时没有商业利益的事很难有人会参与”韦然说粤语童谣的创作亦如此,“因为没钱,创作大人的歌曲已没什么钱赚,更何况是儿歌”  韦然创作的粤语童谣集中诞生于1978年前后,他用了将近两年时间到民间采风,不少歌曲就是在民间传统的念谣基础上而再创作的他笑言当时的创作属于井喷状态,“好像上了身一样,一抓起笔就有了旋律,10多分钟就写好一首歌,三个月就写完300首,很夸张,一天写好几首”《何家公鸡何家猜》、《排排坐》、《氹氹转》等歌曲诞生,并开始流传,在香港作曲及作词家协会(CA SH )作品栏就有韦然所有作品的登记证明在韦然印象中,自己音乐作品的权益受到侵犯是在1980年代初,“1982年,香港有些人生产这些儿歌,为了逃避版税,就把作者名字删掉儿歌卖得很好,就大量运回内地,内地又开始翻版;从1982年到1986年之间,一定能在内地发现这些儿歌,存有大量翻版并广泛流传有一次我去广州,在火车上还有小孩子现场教我唱《何家公鸡何家猜》,后来也有留意广州的唱片店,发现所有儿歌(录音)带子都有这首歌,还有《床前明月光》、《光阴好》、《洗白白》这些,当时在广州已经很流行”他忆述道  尽管创作者的身份被有意抹去,应有的版税分文未收,但韦然坦言当时仍感觉开心,“那么多人翻版就很开心了有价值才有人翻版,让那么多人学习是一件好事我最初做这批歌曲就没想过要赚钱歌能流传,我就感到很满足有写上我的名字,当然最好,我觉得是奖励;没有的话,我也没想过会有这种回报,所以一直很开心” 粤语童谣知多少  是时候告诉别人,这些是韦然的作品  现在的韦然身份多重,是音乐人、专栏作者、公关传媒他对广东童谣的热爱仍然在,至今仍有搜集童谣歌曲及相关歌碟、资料的习惯;在他位于香港鲗鱼涌的工作室内,仍有那些年代久远的儿歌录音卡带,还有写自70年代末的发黄的童谣歌谱他的创作热情仍在,譬如手上一收到版权费便会将钱再投入新童谣的制作中,他的创作水准并没有减退,譬如掀起了“小明儿歌系列”风潮的《小明上广州》;他说他的期望很简单,“希望在某个活动赚到一笔钱或者申请一个基金,将这些歌谱全都公开让别人学习,能让大家分享,有利社会,我觉得可能收获更多,更开心”1《何家公鸡何家猜》:来自游戏  “有次,我去搜集这些广东童谣的时候,我就见到一班小朋友在玩何家公鸡何家猜(拍巴掌),全都是念谣,没有旋律,同时是不完整的、很简单的,‘真怪诞又有趣你望望公园里’这些是后来补充进去的”  2《洗白白》:写哥哥的儿子  “比如《洗白白》这首歌,其实原先只有三句,‘洗白白,嫁茶客,我价三千值八百’,我只是要了个标题,开头‘洗白白,洗白白,倒开盆水咯,快洗白白……’,我只是将细蚊仔(指小孩子)洗白白的情景写出来因为那时我哥哥的儿子刚刚出世,‘肥嘟嘟又白雪雪’就是写他的”  3《排排坐》:写了四个版本  “原始的素材就是‘排排坐,吃粉果,猫儿担凳俾姑婆坐,坐烂个屎忽(注:屁股)我好赖我’,就这几句我只是从中拿了这个创意过来《排排坐》一共写了四个版本,有《排排坐吃粉果》、《排排坐吃果果》、《排排坐唱歌歌》,还有一个是跟足它原来的版本,没有改开头的歌词,保留了‘屎忽’这些词,觉得不适宜流传就没有摆出来”  4“小明系列”:靠共鸣  “10个人当中,就会有一个小明,香港有700万人,那么,就会有70万个小明如果叫小明的人点击这首歌,他应该会分享给朋友……很亲切”《小明上广州》的灵感来自去年7月广州出现的撑广东话行动,于是写了这首歌小明系列儿歌从1978年开始已经有了,最早的是《小明小明小小明》,随后推出了《小明上广州》、《小明生日歌》、《小明去拜年》、《小明去东莞》等韦然向南都透露,他计划在今年7月的香港书展再推出新的“小明之歌”,这次是《小明游深圳》和《小明去伦敦》 维权之路不易行  Twins唱过他的童谣,英皇过后补给16万版税,但其他维权行动太艰难  多年来对翻版问题、音乐侵权行为等持着宽容态度的韦然,受外界一些影响,在个人维权观点上有了新的变化2009年12月,某场大型文艺晚会的表演歌单中就有他创作的《何家公鸡》、《椰子夹酸姜》两首儿歌,身在香港的他透过朋友知道这一消息,“这两首歌流传很广,所以他们以为是传统民谣”虽然这件事并未让韦然感到失落,但令他开始萌生念头:“我觉得是时间告诉别人,这些不是传统就有的,而是有人创作的”  因为音乐之外还有其他工作事务要忙碌,韦然这个“纠正声明”时隔一年多还未发出,直至他某天打开内地页,看到自己填写的粤语童谣《何家公鸡何家猜》、英文儿歌《D onkeyDonkey》成为了指定教材内容后,他又一次感觉版权的问题需要得到正视,“以前内地不重视,现在开始规范版权了,希望搞清楚这不是民间传统的童谣,而是有人创作的,就不用再误传下去”他也讲述了自己曾经在维权路上碰到过的“钉子”  A 去信函维权却遭恐吓  遇到侵权行为,韦然不是没紧张过22年前,他曾去信函给一间不合法使用自己歌曲的唱片公司(应采访对象要求,不便公开公司名字),要求在儿歌专辑再版时加入自己的名字,“他们旗下录的儿童歌曲80%都是我的作品,没给我版税,也没印上我的名字他们就回复‘手民之误’(注:指排字工人误排,或打字指法错误而产生错误),不关他们公司的事”除了拒绝署名的要求外,韦然透露当时还收到该唱片公司负责人的恐吓,“竟来电问我想要多一个朋友还是多一个敌人,想要多一个朋友的话就不要追讨版税,要求更正,语带恐吓”  当然,有时创作者与唱片公司就权益方面的交涉也有愉快的结果年间,英皇唱片的Twins灌录了四张英文儿歌专辑《Singing in the Tw ins W onder-land》,共选录了十多首韦然的英文儿歌作品,如《DonkeyDonkey》、《Boys& G irls》等,而在最初推出市面的专辑版本中,这些被当做是一直流传下来的作品处理,自然没署韦然的名字2004年某天,韦然乘坐巴士时无意间听到熟悉的旋律,才发现自己的歌曲在Twins的专辑内,于是立刻致函英皇唱片,“告诉他们这些歌不是传统,而是我创作的;他们很快就回应了,如何证明是我创作我将我最初出版的歌集拍给他们看,而且歌当时在CA SH也登记过,用的是我的英文名,PaulK night”最终,英皇在专辑再版时于词曲那栏加上“韦然”的名字,并付了合共16万港币的版税,“终于被认可,很开心”韦然说  B 维权官司太昂贵  数百首儿歌,单是粤语地区广泛的传唱度,如果要在版权这回事上较真,将所有版权费用收回,这必定将是一笔非常丰厚的资金韦然说,“有公司说会帮我做中介去追究,因为内地有新的版权规定,每一首歌的版权费可以收回500元”但他却表示,“我认为我所花的钱不止500元,要找律师代理可能就不止500元了就算在香港,要告的话,打官司一定会赢的,不过费用很大,一见律师就已3000元(港币)一个小时了,写一封信就已1万元(港币)了,可能花了20万才拿回5000(版税)”  虽然律师人士表示,采取法律行动会有效阻止侵权人继续做出侵权行为,但韦然表示:“适当的维权还是会的,但不会强行,人力和时间都不容许,打官司是有钱人家的事,在未打赢之前,费用还是要你先付”  C 协助海关调查,累到放弃维权  除了打官司的费用高之外,韦然还称曾深刻体验过协助海关调查翻版碟的繁琐过程“差不多十多年前,海关缉获一批儿童歌曲,就邀请我过去,我去到就看见一大叠表格我问是不是要听完,海关就说不听完怎么证明都是你的呢我听到第50张就决定放弃告他们,例如一张碟(版税)六块,50张也就300元,但这用了我几天的时间” 专家意见  “当事人需要更积极主动维权”  香港对音乐作品的版权规例相对完善,也有数间专业的机构负责音乐作品类的版税计算,如CA SH每年都会有很完善的播放版税的统计梁谭黄律师事务所的梁永铿律师在接受南都专访时介绍:创作者在香港不需要登记即能拥有音乐作品的版权,并规定享有50年年限版权保护除了完全原创的作品外,在传统民间故事或念谣基础上丰富再创作的歌谣也是属于版权法保护的行列;在演绎过程中未有对词曲作者标注、盗版删除创作者名字等行为都是属于侵权行为,如果有人在作品基础上做出改编也需要经原作者的同意显然韦然的音乐作品完全在版权法保护之列,其个人也认为需要在版权方面给予正视,但他在维权的态度上却展露出温和的态度,“我想先向大家发出声明,让大家知道这些歌曲原来是创作的歌曲就足够了,要追讨的话,日后再考虑”梁永铿律师认为当事人需要更积极主动为个人作品做出维护不过,韦然对于自己选择的维权方式也有自己的理由,“适当的维权还是会(进行),但不会强行,人力和时间都不容许”而对于韦然指维权官司所需律师费用太高的问题,梁律师也称律师费用并非高得可怕,“通常香港这些民事官司,输的那边就要付赢了那边的律师费如你给按金给我,我帮你打(官司),赢了之后,可能我(剩余的费用)单据就给对方,对方要给我费用”  南都 朱燕霞 实习生 黄丹婷

上一篇:郑融事业爱情两得意 已带外籍男友见妈妈(组图)

下一篇:廖语晴睽违六年出辑 王宥胜献上苦瓜蛋糕(组图)

生物谷药业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与盐酸小檗碱
立可安能改善腹泻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