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拖在戒治队伍后面的“小尾巴”

2019-11-08 01:4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他是一个曾经在入所后大半年的时间里每天都声称自己有病的人,一个曾经多少次被严管却屡教不改的人,一个曾经两个人扶着都走不动路的人。面对这样的戒毒人员,江苏省句东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民警说, 不让一个戒毒人员掉队。

 

徐某某,男, 9岁,重庆人。2014年5月28日,他因吸食毒品成瘾严重被无锡市公安局送至江苏省句东强制隔离戒毒所执行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现在,尽管徐某某已经解除强制隔离戒毒达两年时间,但提起他,熟悉他的民警依旧印象深刻。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徐某某是在整齐队列后面拖着的那个 小尾巴 。这是怎么回事呢?

戒毒所里再演 光辉岁月

2014年5月11日晚,徐某某在无锡一浴场客房内吸食吗啡被无锡市公安机关查获。

徐某某之所以走上这条路,与他的家庭有很大关系。徐某某在家排行第二,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父母对他基本上不闻不问。徐某某兄弟三人后来跟着母亲改嫁到山东。

1 岁时,徐某某跟着老乡一路南下到广州谋生活。坑蒙拐骗偷几乎全都干过,在社会上,不少人对徐某某避之唯恐不及。也就是这样的生活阅历最终形成了他畸形的人生观。

徐某某坦言,曾经在上海的看守所里撒泼装病,大半年的时间专门有人伺候他吃喝拉撒。而在句东戒毒所,徐某某想再次重演在上海看守所里的那一段 光辉岁月 。

果不其然,入所以后,徐某某一直强调自己身体有病,拒绝参加正常的学习、训练活动,之前就因为对抗管教被反省集训过一次。被分到二大队二中队后,徐某某仍然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参加习艺劳动,严重影响了中队正常的戒治秩序。入所不到两个月,大队就决定把他列为重点难改人员,全面管控,防止发生其他意外情况。

化验单正常 病情 重了

由于戒毒人员中病残较多,中队都要把新入队戒毒人员的身体状况排摸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做。徐某某入队当天,就开始强调自己身体不好。民警对于他所描述的病情逐一进行登记:肝炎病,不知道是乙肝还是丙肝;肾不好,有结石;最主要是心脏不好,总是会痛,一阵一阵的痛;胆囊也有结石;经常头痛等等。

出于安全和对戒毒人员负责的角度,中队及时安排徐某某到医院做了一整套的检查。面对一张张检查结果正常的化验单,徐某某一口咬定检查结果有问题,肯定是医院的机器出了问题,他心脏是实实在在痛的。

在接下来的那段时间里,徐某某每天都要求去医院就诊,一到半夜就爬起来向值班民警反映心口疼,胸闷得喘不上气来。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情况,民警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地带他去医院就诊,医生甚至给他动用了动态心电图检查仪器,都没有查出他的心脏有多大的问题。可徐某某的身体状况却越来越不好,他向民警反映自己有眩晕的情况,走路都不太稳了,心口一阵阵痛得直不起身来,头痛得也越来越厉害。

中队民警及时将徐某某的情况向大队作了汇报,为了查明原因,大队与科室和医院商量后决定安排徐某某到外面的医院进行外诊。外诊检查结果处于正常值范围之内,三甲医院的专家也很难解释他的 病情 。这下徐某某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他走路双腿开始颤抖,需要人扶,手捂着胸口,深更半夜爬起来反映心脏痛,胸口闷,甚至晕厥 所部医院看不出毛病来,只能一次次安排他到句容或镇江的医院外诊,如此反复了好几次,甚至连核磁共振都做了两遍,仍然查不出他的病因。后来民警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心理或精神上有问题,于是安排他去镇江四院做了一次精神病鉴定,结果仍然是:正常!

面对这样的检查结论,大队中队对于徐某某的身体和心理状况都有了底。

一招不成又生连环计

有了检查结论,中队民警专门和徐某某进行了一次个别谈话教育。这次民警开门见山,明确告知徐某某,身体一切情况都正常,不要再没病装病,如果再这样装下去,戒毒所的规章制度不允许,那些遵规守纪的戒毒人员不同意,民警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欺骗,希望他一定要好自为之!徐某某哪里听得进去,仍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真的心脏痛、胸口闷。见他的态度没有一丝一毫的转变,民警没有听他说完,就让他回班组仔细去想一想。

见民警对他再去医院就诊的无理要求不理不睬,徐某某没有感觉到无趣,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他在班组散布反改造言论,影响其他戒毒人员正常的习艺劳动,引起班组其他戒毒人员的反感。一天中午,他居然挑衅车间执岗人员,民警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他不管不顾,置若罔闻。面对其嚣张气焰,民警直接将他的情况汇报给大队,对其进行反省集训处理。集训归队后,徐某某的反改造态度稍微有一点收敛,对于民警的要求也在口头上应承得严丝合缝,可行动上仍然散漫。

徐某某隔三差五就向民警反映自己心脏不好,见民警都不怎么搭他的腔,又说自己浑身无力,走不动路,民警仍然不搭理他。一天早上,民警在车间转了几圈也没有发现徐某某,立即安排人在车间里找,最后在一堆厚厚的帐篷下面发现了正在睡觉的他。面对民警的质询,徐某某坚称自己是因为身体有病,浑身无力,所以才找个地方休息一会。民警立即安排他到医院去做检查,检查身体各项指标正常后,直接就把他送到四大队反省集训。第二次集训归队以后,徐某某仍然我行我素,而且装得越来越可怜,他走起路来一摇三晃,天天拖在队伍后面。为了保证队列整齐,民警安排专人扶他,谁知他整个人伏在扶他的人身上,到最后甚至安排两个人扶他他都走不动。民警提醒了他好几次,却不见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于是又带他到所部医院去做了一次检查,检查结果正常,二话不说,又把他送去反省了。

他追上了戒治步伐

在班组里,徐某某没有朋友,和他同班组的戒毒人员都有意无意地躲着他,他有时想找人说说话,哪怕是正常的谈话,都没什么人愿意搭理他。他一次又一次被集训,归队以后有时候也想冒充一下所谓的 英勇无畏 ,可他找不到任何一个想看他显摆的人。

在一次个别谈话中,徐某某对民警说出了他的感受。他说:我感觉在这里,所有人都不喜欢我,都针对我,就连那个哑巴都看不惯我!民警和他解释说:我们在改造上向来都是风气正、环境好的,没有人刻意要针对你。你想想,刚开始的时候民警是怎么一次次地带你去医院的?可是你是怎么回应民警对你的一片真诚的关心的?你的思维有一个圈,兜兜转转又转了回去,民警一直都在试图把你从那个圈里拉出来,你自己也一定要努力,要不然你以后的戒治生活还要走弯路。

经过民警的教育和引导,徐某某终于理顺了一些思路,想通了一些事情,他慢慢变好了。此时,徐某某进所已经一年多了。

在之后的戒治生活中,徐某某能够紧紧地跟随中队戒治步伐,脚踏实地重新开始自己的戒治生活。

他已经不怎么找民警反映自己的 身体问题 了;他走路不需要人扶了,慢慢地还能跟上中队的队列,那个拖在中队队列后面的 小尾巴 终于消失了;他还能跟着班组一起上货卸货,平常在车间做一些副工的工作,也是有板有眼的样子。民警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平常也是有意无意地表扬他几句。徐某某听了也高兴,以后跟在中队的队列里,他的步伐更坚定了。

■后记:

2016年5月,徐某某解除强制隔离戒毒,回外地后再无音讯。

本案例由句东戒毒所民警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讲述。该民警表示,对于基层管教民警来说,看了这个案例以后应该都会有感触。不是所有的戒毒人员都像大家平常以为的那样或者是参观的时候看到的那样顺从、那样明理、那样和谐。徐某某这个人,在强戒所里有鲜明的代表性,而民警,面对这样的戒毒人员时,也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因为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引起其他戒毒人员的效仿。眼下,民警对戒毒人员的有效管理手段不多,这也是困扰基层民警的一个地方。

由于徐某某家在外省市,无法联系到他本人,也不知道他的现状。对此,该民警表示,他不敢说徐某某出去以后能变得有多好,因为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想通过两年的时间彻底改变他的本性,这个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强制戒毒,只能是他戒毒生涯里的一个段落,一个部分,彻底戒除毒瘾需要戒毒所、家庭、社会还有个人等等方面共同的努力。

唐山治疗睾丸炎方法
无锡性病
合肥康安医院杨水云
湘雅二医院怎么样
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