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暗夜法则 第一卷 堕于黑暗 第三十九章 紫云之死

2020-01-16 21:10: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暗夜法则 第一卷 堕于黑暗 第三十九章 紫云之死

本是黎明过后的初晨,但却因天空沉重的铝云低压,透不过一丝阳光。这会儿巴水城外荒郊野岭白天也是似晚霞过后,天色昏暗。

秦川带着二女在荒野草丛中穿行前往巴水城。

“秦公子,你之前是干什么的啊,怎么会懂这么多野外生存的技巧。”

“秦公子,我看你年纪轻轻,修为就这么高,你是不是万岛大陆哪个小世家出来的子弟啊?”

“咦?万岛北陆倒是有几个世家姓秦的,秦公子是来自那吗?”

......

荒野中枯燥地行走,四周除了风吹动草的声音,还混杂着三人走动的声音。这让钟依水与紫云有些乏味,不时会问秦川一些问题来消除无聊。

秦川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她们。不是他懒得回答,而是一刻未到安全地带,他的心弦就不敢松懈,时刻警惕着四周的风吹草动,哪里还有心思回答这些无聊的问题。

“我劝你们少说话,这种地方说话声音会传很远。若是附近有野兽的话,那顶多被追着咬上几口,若是有之前那些追杀的人的话......”

一经威胁,二女终于安静了多。

一滴雨滴落在秦川脸上,半空的沉厚乌云终于开始留不住雨水。短短半分钟,暴雨倾盆而下,荒野四下里被暴雨砸下的声响填满。

二女带着一身干硬后黏在衣物身上的沼泽泥走到现在,天上落下雨水,她们兴奋得想要欢呼。但一想到之前秦川的话,她们就硬是将大喊声缩了回去,只是在雨地内尽情地蹦跳。

二女生在世家,对于沼泽泥这种又臭又脏的东西不能忍受,这会儿终于可以将身上的污泥冲洗干净。

二女正打算脱下衣物,好好让暴雨将自己冲洗干净,冲去身上的污泥,还有那一直萦绕着的沼泽泥的臭味。

钟依水刚要脱解衣物,忽然想起来这里还有秦川,慌忙将衣服上已经解开的两枚纽扣扣紧,警惕地望着秦川,像是只受惊了的小动物。

秦川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不由笑了笑。

“我去附近探探路,十分钟后回来。”为了不打扰这主仆二女,秦川很有眼力劲地找了个借口暂时回避。

目送秦川身影在荒草丛中消失,钟依水与紫云像是逃离了牢笼一般,轻轻欢呼一声,尽情地让雨水浇洒在身体上,洗去那些令人讨厌的污泥和臭味。

秦川可没二女那般挑剔,只由雨水冲刷一番便行。在这荒野之中逃命,他倒是不希望太过干净。污泥可以掩盖住自身的气味,只要能不让敌人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内有些臭味他也是能够忍受的。

茫茫四野尽数被雨幕笼罩,巴水城的影子到现在还没见着。之前以钟家商队车辆的行驶速度,半天便能够到达巴水城,但秦川他们现在是步行,还要避开一些难走危险的路径。秦川估摸着他们至少还要花费三天时间才能见到巴水城的影子。

三天时间,秦川现在要考虑的不光是如何行走,填饱肚子也是个大难题。从昨夜遭遇战斗后,一直到现在,秦川三人可是连一口食物都没有,走路的那点体力还多亏了之前服下的续气丹。

看着四下毫无生气的荒野,秦川不由咒骂这贼地方,连个动物都见不到,哪怕是来些野果子也行啊。

这一路走来,他们碰到过唯一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那片保住了他们一命的沼泽地,其他入眼的要么是无边荒草丛,要么就只有光秃秃的荒地。

秦川再怎样担心也是无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没有十分钟,暴雨就转变成了绵绵细雨。这天气的雨,老天爷就像是一个屠户,先给他们这群荒原上的人来阵大暴雨一刀放血,然后慢慢地绵绵细雨,软刀割肉剔骨。

秦川等到了十分钟,准时转身返回二女所在之地。

荒野的地没有人迹多的地方那样厚实,杂草丛生的缘故有些像老太太脸上的皱纹,略显松弛,一遇上大雨就会变得异样难行。一脚下去要陷进泥里有半尺深才能踩稳实了,当然,也有可能一脚踩滑,糊上一脸泥巴。亦或是一脚踩深了,脚提出来了,鞋陷进去了。

无论下雨天还是雨后,在这样的环境中赶路都是件令人厌烦的事。秦川之前一直反感天上的乌云也正是这个原因。

就在临近二女所在地方的时候,秦川突然察觉到不对劲,四周的气氛让他身体瞬间绷紧。这种情况只有在秦川遇到敌人或者危险时才会出现,六年死神基地的生活,这倒成了秦川后天得来的能力。

预感到发生了什么,秦川不再大动作前行,而是双手握上黑鸟与海潮,步伐轻慢地在杂草丛中移动。每次动作,他都尽力与风吹过杂草带起的声音相合,这样能够尽最大程度掩盖杂草刮在他身上的声音。

双手握上黑鸟与海潮的枪柄时,他的元气就已经开始灌注,在这两把一级聚元枪内凝聚元气子弹。

二女所在的地方,此时的景象却是与先前天差地别。

两名高壮的钟林意手下站在那处,钟依水与紫云正被反绑在泥地上。她们身上只有一层衣物,原先有着厚厚一层污泥的外套被这两人用来绑住她们的手脚。

钟林意将手下派出来搜寻,没想要这两人走了狗屎运,在这里碰到了这主仆二人。刚清洗完外套准备穿上身的二女被路过的这两名手下悄然碰见,没有一丝修为的她们连叫喊呼叫都没来得及就被拿下。

二女嘴中被撕扯下的外套袖子塞住,只能呜呜地挣扎。

这两名手下显然也是没有预料到会如此走运,竟然不费吹灰之力捉住了这次任务的主要目标,恍惚间他们已经看到了钟林意钟老大给他们每人一份加倍的奖赏。

“走走走,赶紧把她俩带到钟老大面前,这鬼天气真不适合待在外面。”其中一名叫雷蛇的手下抹去脸上的雨水,催促另一个同伴道。

另一名手下却是对着雨天很有耐心,望着泥地上拼命挣扎的二女,不由沉思道:“这天气押着两个大活人赶这么远的路,实在有点不方便,半途若是有个意外,再跑掉怎么办。”

雷蛇是个急性子,一听这话还真有点道理,这到手的功劳,可不能出意外啊,急忙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那名手下露出一个狠辣的神色,做了个斩杀的手势,说:“简单,钟老大也没让我们一定要带活的回去,我们只需要把她们的头带回去交差就行了,这样省时省力,功劳还不变。”

“好注意啊,就这么办!”雷蛇一拍大腿,对这名同伴的注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连称赞。

那名手下立马拔出腰间的短刀,就要了结掉二女性命。就在他要下手前,雷蛇却一把止住了他。

那名手下不由皱眉,显然对雷蛇这一举动很是不满。

雷蛇哈哈大笑,眼中露出淫邪的笑容。二女只有一层衣物在身,再加上之间的大暴雨,那层衣物早就湿透贴紧肌肤。二女都是正值花季,全身湿透间无形中散发地诱惑,这让雷蛇大吞口水。

紫云没有易容,小巧的脸庞算得上是精致可人。而钟依水脸上那层价格不菲的易容虽然饱经磨难,但还是顽强地没有脱落。虽然钟依水易容后样貌没有紫云那般养眼,惹人怜爱,但她的身材在如此环境下却凸显出来,杨柳细腰,曲线优美,紫云的身材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雷蛇正是对眼前的二女动了邪念,见那名同伴要下手急忙拦下,道:“兄弟,反正这两个小娘们都是要死,倒不如先让我们尝了鲜怎么样?你兄弟我都很久没有机会碰女人了。”

见那名同伴被他拦下后神情有些不悦,雷蛇慷慨让了一步,“这样,兄弟你先挑!”

那名同伴目光瞟向地上的惊慌失措的二女,有些意动了,缓缓将短刀插回套中,大步走过去一把拽起拼命摇头地紫云,强行拖拽到一旁。

雷蛇见那名同伴挑走紫云,有些暗暗失落,但很快将目光都投向了急得泪水与雨水混杂在一起,努力想要逃走但却被缚住手脚的钟依水。雷蛇肆意狂笑,燥热的火焰填满了瞳孔,“反正都是个死,先让大爷我快活快活,待会大爷高兴了也能给你个痛快,不用太痛苦。”

就在这两名手下挑选好钟依水与紫云,准备在雨中快活时。不远处杂草丛中响起两声聚元枪的轰鸣,两发聚元子弹斩断沿途的植物,一发精准被命中雷蛇那名同伴的眉心。而另一发略有偏差,贴着雷蛇的头皮飞过,只带走了雷蛇的一只耳朵。

雷蛇的那名同伴因为被元气子弹正中眉心,当场眼神暗淡下去,颓然倒下,血如泉涌,生机已然是没有了。

雷蛇本正准备享受难得的这段时间,还未上手就遭遇了这样的袭击。见同伴倒下,他是又惊又怒,瞬间确定发出这两发元气子弹的秦川位置。一把特殊的短刀被他快速拔出,顺势对着脚下的钟依水按下。

突遇袭击,雷蛇还是未曾忘记任务,决定现行解决脚下的这名主要目标。

然而,他的刀却没有插进钟依水的身体,紫云在关键时候一个翻滚扑在自家小姐的身上,替钟依水挡了这一刀。

短刀一尺少二,锋利的刀身像是没有任何阻碍地全部没入紫云的后背,将心脏一穿而过。

错失良久,雷蛇这会儿还不甘心,拔出短刀就要从侧面对钟依水补上一刀。但此时,秦川已经跨越了那段荒草丛,飞起一脚对着雷蛇踢来。

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怎么样
盐城市城南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聊城牛皮癣医院哪好
白癜风治疗咸宁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