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国仙080许你一世柔情下

2020-01-26 15:25: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仙 【080】许你一世柔情(下)

“她看起来很好说话,性格跟人缘都很好,但慢慢了解,就发现她自尊心和原则性都很强,很喜欢装傻,对待追她的人从不会主动,但如果找她帮忙、聊天,哪怕她实际上心里讨厌,也都不会拒绝,就像是最开始那段时间的我一样,我后来无意间接触到星座,发现她性格很多方面都与双鱼座性格很像……当然,她实际上也是双鱼座,就开始从各个方面去了解这个星座。”

陈慕看了看安陵雪,笑道:“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聊?”

安陵雪摇摇头。

陈慕笑道:“星座什么的因人而异,尽信不如不信,所以我还很懂得去找她验证,比如看到有人说双鱼不擅长表达感情,或者说是淡化感情表达,你能感觉到三分喜欢,实际上会有七分……我那时候跟她关系已经改善了不少,至少是对我没有那么讨厌了,应该是因为什么活动,就我跟她两个人去看场地,还特意问了她这个事情,她不回答,我就又问是不是讨厌我,她脸红红地好一阵说不讨厌,让我欢喜了好几天。”

他长呼了一口气,苦笑道:“那段时间,有时候我都会觉得她也是喜欢我的,但每当有这个感觉,打算再拉近一步距离的时候,就会忽然发现距离其实好远,或者说当我想要进一步的时候,她就会后退,我再想往前,就会被她推开,因为这事吃了很多苦头,人在那种时候都会很敏感,她又若即若离的,反正做了一些看起来蛮傻的事情,比如她很恋家,只要有假期必定要回家,周末也常常回去,平时约她又不愿意出去,所以想找个单独相处的机会都不容易。”

“好像是大三开学的时候,我第一次说要去接她,她一开始或许是当做玩笑,总之一开始答应了,但后来又装傻问你真要来啊,好在是真的接到人了,不过实际上没有任何进展,她根本不跟我说话,拿着跟人聊天,当时真的让我感觉完全没希望了,都想过要放弃,实际上追她的时候跟她说过好几次放弃,但最后总是很没骨气地再去找她。”

陈慕看着安陵雪,笑容灿烂,“也许就像你说的那样,再优秀再骄傲的人,只要喜欢上了一个人,都会在爱情面前变得卑微起来。”

安陵雪原本其实不想打击他的,但看着陈慕说起这些事情一直都是在笑的,感觉似乎也没有那么伤心,就撇撇嘴:“我说的是冰儿,又不是你。”

“都一样,我们都是为爱付出的人。”

陈慕很不要脸地给自己脸上贴金,“那次后,她再从家回来……她有两个家,一个就在我们学校的城市,一个在旁边不远的县城,我原本还一度认为她家庭破裂,后来才知道是老家,动车大概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每次知道她回家我都去接她,但是她就不会再告诉我车次时间了,或许跟第一次接她的时候遇见了班上同学有关。”

他说着又笑起来,“第一次接她的时候一起坐公交回去,上车没多久她就盯着前面的两个女生跟我说好像是我们班上的人,但实际上不是,然后车到市中心后,真有我们班两个女生上来了,她反而没看到,我笑着跟她说你现在可以紧张了,她问待会儿我们该怎么说?现在想起来,那或许是一种隐晦的试探,当然不是试探关系,而是试探我这个人,不过我的答案应该不算合格,因为我说的是我都可以,她就说那就说是刚好碰到的吧。下车后班上两个女生才看到我们,从学校门口回宿舍区的时候,她应该是比较想跟那两个女生聊天,但很奇怪没过几分钟就会是我们俩走在一块,我可以保证真的没有刻意,甚至知道她不想让人误会,有意落后让她跟那俩女生聊天,不过或许是她跟她们聊不来,或者她们看出了什么在有意给我机会,不超过两分钟就会变成我们俩并肩走……如果我说这种事情都能让我开心很久,你会觉得我没出息吗?”

原本并不这样觉得的安陵雪听到陈慕这么问,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不跟感情空白的人一般见识。”

陈慕笑了笑,有些怅然,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会对过去那些事情记得如此清楚,“后来她回去,我再说要去接她,她就不让了,第二次接她的时候,是一个小长假,我算着她要回校的时间,跑到车站从中午等到了傍晚,期间看着很多个跟我一样等人的人接到了他们要等的人一同离去,感觉很羡慕,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好几次都觉得下一列到站的车里就会有她,但一直都没看到她,车站出口处没有休息的地方,很累,然后一次次失望,就感觉等不到她了,打算要走,好几次……但最终都还是想着再等等,再等等。”

安陵雪听着这些很有画面感的话,看着陈慕依旧挂着笑容的脸庞,忽然像是回到五年前的时候,看到了那时候的冰儿,她抿了抿唇,默不作声,静静听着陈慕继续说下去。

“我从中午等到了大概傍晚六点多,终于看到了她,那时候真觉得等了一下午值了,不过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打招呼,只好不出声地走过去,她看到我被吓了一跳,然后或许是我错觉吧,感觉她似乎笑了一下,然后就板着脸一句话不说,总是跟我保持着距离,恨不得能立即丢下我走掉的样子,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更尴尬的是我才发现自己没带零钱,还好她先一步上车帮我投了币,否则我估计要很丢脸……呵。”

陈慕又笑起来,“然后下一次她回家,我依旧会问车次,她依旧不肯说,不让接,态度恶劣而坚决,我有点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再去,不怕接不到人,只是怕会惹她烦,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她发了一个动态,说去车站的公交车上很挤,她平时很少发动态,我也很少会刷,但就是那么巧,看到了……然后每次她回家后回校,我都会问车次,她每次都不会说,但每次从家里出发去车站的时候都会发一个朋友圈,要么是带了什么东西,要么是车上人多,或者很热之类的,我就按照她发朋友圈的时间推算到达时间,然后去车站接她。”

“你们好无聊。”

安陵雪感觉很好笑,也有些无法理解的样子,“既然这样,她干嘛不直接告诉你呢?”

陈慕定定地看着她,确信她是真的觉得奇怪不理解后笑道:“还好你是个女生,还长得这么漂亮,如果是男的,铁定注孤生。”

天津市海河医院预约挂号
柏乡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包头重点妇科医院
扬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