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觅仙 第八百二十二章 第三人

2019-10-12 19:1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八百二十二章 第三人

韩姓修士大惊,正欲向一旁闪避,忽然间听到李慕然和易师兄几乎同时喊道:“不要妄动”

韩姓修士心中一凛,便一动不动的笔直站在原处。

那两道凌厉的剑光,微微一偏,恰好从他的身旁两侧掠过,然后溃散成点点灵光消失。

韩姓修士心中大松,犹如死里逃生,脊背上也惊出了一层冷汗。

原来李慕然这两道剑光,根本就没有打算伤到他,故意从他的两侧绕过。但是,如果韩姓修士向一旁闪避,则反而有可能被其误伤。

那易师兄毕竟是灵身期的剑修,见识不凡,一眼就看出了这剑光的走势,所以和李慕然一起喝止了此人。

事到如今,韩姓修士知道李慕然是有意留手,也明白自己并非对方的对手,于是他便将宝剑一收,剑锋向下,双拳抱着剑柄,向李慕然拱手一礼:“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李慕然也施了一模一样的剑礼,抱剑拱手道:“承让”

众人显然还沉浸在刚才那匪夷所思的一幕之中,仍然不明白李慕然如何能用一柄不起眼的木剑,斩出如此强大的剑光。

易师兄轻咳了一声,说道:“道友果然剑法高明机会难得,方师侄,你也向这位道友讨教几招吧。”

“是”一名剑眉方脸的青年修士,闻言走到了大殿中央,向李慕然拱手一礼。

这方姓青年乃是元神后期修为,看来,易师兄见识到李慕然的手段后,认为那元神中期的弟子也法接下李慕然的几道剑光,所以直接派出了元神后期的方姓修士。

李慕然心中一动,既然对方敢于挑战,那多半是有办法能接下他的天剑符。他不如于脆也换一种手段,省得白白浪几张天剑符。

李慕然随即将木剑一收,同时张口一喷,黑光一闪,将本命法宝吸星剑祭出。

“请”李慕然施了问剑礼。方姓青年随即祭出了一对流光溢彩的宝剑。这对宝剑一长一短,长的三尺有余,短的只有七八寸。剑神上都镶嵌着一颗颗璀璨的碧绿玉石。

“子母剑”李慕然心中一动。他虽然不是剑修,但是在天剑谷呆了那么多年,各种剑术神通还是略知一二的。他认出对方祭出的乃是一道子母双剑,长剑短剑各有所长,配合起来妙用穷。

李慕然眉头微皱,他从未与操纵子母剑的高手切磋过,恐怕不好防范。

不过,这方姓青年却施了一个请剑礼,让李慕然先出手。他毕竟是元神后期修为,比李慕然高出不少,他自持身份,理当让修为较低的李慕然先出手。

李慕然心中一松,既然对方托大,自己就有了先发制人的机会。

李慕然将吸星剑握在手中,暗运名诀功法,顿时产生一股极强的吸力,将周围的天地元气尽数调动,汇入宝剑之中。

吸星剑表面淡淡的黑光闪动,一眼望去仿佛深不见底的深渊。

方姓青年神贯注,一眼不眨的盯着李慕然。从李慕然调动天地元气的气势来看,这一剑的威力,一定非同小可

片刻后,李慕然果然斩出了一剑――不止是一剑,而是许多剑。

然而,吸星剑中没有斩出任何的剑光,也没有凌厉的剑气荡漾开来,一切都是声息,仿佛只是虚张声势

方姓青年大奇,他凝神看着李慕然的一举一动,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否已经出招,还是在故弄玄虚。

在场的其他几名修士,也都是疑惑不解,若不是之前他们见识过李慕然的手段,还以为李慕然只是在装模作样

李慕然舞剑几招后,忽然将吸星剑一收,抱歉一礼:“小心了”

方姓青年心中一动,难道对方已经出招完毕了?

他正有这样的念头,忽然间感到身后一阵寒意袭来,一股形的劲风悄然的划破了他的护体灵光,然后将他背心处的道袍也撕裂开来。

方姓青年大惊,总算他剑术有成,心念一动之下,就有一股磅礴的剑气从体表荡漾开来,化为一道形罡气,护住后背。

然而,与此同时,他的左右双臂、双腿等各处,都有一道道凌厉的形劲风悄然斩来,他能挡住一道两道,却法尽数抵挡。一瞬之间,他的道袍就被撕裂出了许多裂缝。

方姓青年脸色大变,此时他不但衣衫褴褛,而且身上多出被形的剑气划破,留下一道道血口。

好在这些剑伤都不在要害上,而且也不算太深,对于高阶修士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这场斗剑的胜负,已经十分明显了。在场的任何一名修士都能看出,那一道道令人难以察觉的形剑丝,都有意避开了方姓青年的要害,换而言之,如果李慕然有心重创对方,此时多半已经得手

衣不遮体的方姓青年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对方有意留手,放了自己一条生路,自己当然不好再纠缠下去,何况,他根本看不透对方所用的剑法造诣。

“在下认输”方姓青年拱手一礼,尴尬的退下,他手中的子母剑甚至没有用出,就已经败下阵来。

“承让”李慕然微微一笑,这一场斗剑,他赢得颇为取巧。单论剑法实力,这方姓青年多半还在李慕然之上,但是他却没有见识过李慕然的暗属性《形剑诀》,又较为托大的让李慕然先出手,所以一招不敌便败下阵来。

“道友的手段果然高明”易师兄大为震惊,李慕然能连续击败两面元神期剑修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用出来的手段,实在有些非同寻常,连易师兄自己都有些看不透彻。

他不禁在想,若是自己遇到了能施展出这种剑术的同阶修士,只怕也是难以招架。

“能点化出道友这样的剑术造诣,自然不是名之辈易某相信道友是受某位高人所托而来。”易师兄说道。

李慕然闻言心中一松,说道:“这么说来,我等可以前去拜见胡前辈了?”

易师兄说道:“且慢本门中还有一名元神期的弟子,他的剑法造诣也颇有独到之处,天赋很高

。希望道友能与他再切磋一二。此番切磋后,论胜负,易某都会亲自带着你等前辈拜见家师。”

“还有第三人?”李慕然眉头微皱,既然对方“盛意拳拳”,他也只能客随主便。

“既然如此,在下便献丑了。”李慕然答应道。

“甚好”易师兄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向方姓修士密语传音了一句,后者飞的离开了大殿。

等待的时候,易师兄向李慕然问道:“还未请教二位道友的名号?”

“在下李慕然,这位是酒道子道友。”李慕然说道。

“原来是李道友”易师兄一愣,笑道:“说来也巧,待会与李道友斗剑的第三人,也是姓李。”

李慕然微微一笑,也不感到惊奇。莫说同姓,修仙界中同名同号的现象都是十分普遍,像“乘风居士”“法大师”之类的名号,至少有数十人之多。

易师兄问道:“李道友看起来年纪不算太大,剑术造诣却相当不凡,不知练剑有几百春秋?”

李慕然微微一笑:“在下并非剑修出身,修炼剑术,也只是这二三十年的功夫。”

“二三十年?”易师兄大惊:“李道友不是说笑吧?虽说练剑一道,以悟性为主。但是,勤练苦功也是必不可少。道友居然在短短二三十年内就有如此造诣,堪称千古罕见”

“前辈过誉了”李慕然笑了笑,其实他这二三十年间,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练剑不过十年。当然,他的剑术造诣也很普通,只是符篥造诣惊人,他使用的天剑符,丝毫不露破绽,让其他修士以为他的剑术高明,却不知这是符篥之术。

至于形剑诀,李慕然只是掌握了皮毛而已。不过,李慕然的暗属性功法不凡,隐匿效果很好,此剑法又胜在出其不意,如果对方早有准备,同样很容易被克制。面对真正的强敌时,只有将形剑诀修炼到高深处,才有作用。

这些细节,李慕然自然需向对方明言。在天剑谷中,只有天剑老人能一眼看出其中玄机,柳辰风等都难以识破。这易师兄也不过与柳辰风境界相当,看不出其中奥秘也属正常。

易师兄不禁又大赞了李慕然几句,这让旁边的几名元神期剑修,都颇为尴尬。

正说着,那方姓修士换了一身道袍、带着一名元神后期青年修士进入了大殿中。

“李师弟来了来见过这位李道友”易师兄立刻站起身来,含笑说道。

他称呼别的元神期修士,都是“师侄”,唯独称呼此青年,却是“师弟”,足见此人地位辈分,与众不同。

李慕然和掌柜见到此人,都是大吃一惊。

“灵羽”李慕然一愣,这名被易师兄称为“李师弟”的元神后期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天剑老人的十二弟子灵羽剑客。

二十多年前,天剑老人察觉灵羽心有心结,化解不开,便命他离开天剑谷,游历四方、化解心结,方可返回天剑谷。没想到,二十多年后,李慕然居然在千万里外的云霄宗,又见到了灵羽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可信吗
北京熙仁医院在线医生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正规吗
北京熙仁医院好医生在线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贵不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