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炎武神魂 第二百三十章:吴天雄的最后底牌

2019-10-12 21:4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神魂 第二百三十章:吴天雄的最后底牌

“暴风神针!”吴天雄双手合十,如同虔诚的佛教信徒一般。只见周遭空气骤然凝固,成百上千根淡青色、丈许长的长矛,如同雨后春笋般在天空冒起,密密麻麻,令人看了不禁鸡皮疙瘩四起。

见到如此众多,且锋利异常的长矛,即便是萧然,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杀!”目光锁定萧然,吴天雄怒目圆睁,杀意澎湃。

咻咻咻!

上千锋利长矛,顷刻间如暴雨降临一般,朝着萧然毫无缝隙地倾泻而下,一点也不打算给他生路。

“炫光轮!”萧然双手往前一当,绿色轮盘急速出现,将他挡在后面。

铛铛铛!

坚硬且锋利的长矛,毫不留情地不断轰击在炫光中轮上,尽数被阻挡下来。而在下方激战的众人,因为躲避不及,致使数百人纷纷被洞穿而亡。有风灵的人,也有大萧佣兵团的人,双方参半。

听到下方传来惨叫声,萧然低头一看,瞳孔骤然缩成针眼。他先前一心只关注吴天雄,却忘记了下方还有自己的人马。

这个混蛋!狠狠咬了咬牙,萧然收回炫光中轮,直奔吴天雄杀去。

见到萧然杀来,吴天雄也不啰嗦,握住一杆长矛,迎击而去。与此同时,萧然右手一招,金焱化为金焱杖。

铛!

长矛与金焱杖凌空对轰,顿时响起了刺耳的金铁之声。声音传入耳朵,令人的骨头都感觉到疼痛,像是遭受了极为恐怖的摩擦似的,疼痛难忍。

刚一交锋,萧然腾出左手,三颗火球飞速出击。

嘭嘭嘭!

觉察到三颗火球袭来,吴天雄猛地抡起长矛,在身前舞成一个圆圈盾牌。火球轰击在圆圈上,疯狂爆炸开来,释放出一阵阵可怕的热浪。

爆炸所形成的冲击波,一下子把吴天雄震得倒退数丈。同时,他眉头紧皱,眼神当中溢满了愤怒和不甘。

萧然的六品金焱,灼烧力太强,哪怕是吴天雄,也难以承受。

哗!

热浪被冲击波撕裂开来,萧然急速穿越过来,手持金焱杖,狠狠地迎头朝着吴天雄轰砸而来。

见得萧然攻势凶猛,且速度很快,无法躲避,吴天雄急忙将长矛横在头顶上方,全力承受金焱杖的沉重一击。

铿!

遭受万钧之力的长矛,一下子被压弯出了一个可怕的弧度。骇人的力量倾泻在了吴天雄的双手之上,令他双臂颤抖,心惊肉跳。不仅如此,与金焱杖接触的部分,被烧得通红,且有要被烧断的趋势。

这小子的金焱武魂,实在是太强了!看到长矛的变化,吴天雄不禁大吃一惊,额上更是冷汗涔涔。

眼瞅着长矛要被烧到了,且金焱杖的可怕温度笼罩自己,令得吴天雄倍感难受。只见吴天雄眉头一皱,大声喝道:“疾风之切!”

咻!

在萧然的头顶侧上方,一道风刃快速出现,随后迅疾如雷般地劈斩下来。

铛!

炫光中轮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萧然的头顶侧上方,挡住了风刃的突袭。与此同时,祖木武魂青光大放,使得金焱的灼烧力更强。本就被烧得通红变软的长矛,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可怕的高温,一下子被懒腰烧断,金焱杖顺势砸了下来。

什么?!见到长矛被活生生烧断,吴天雄顿时后脊梁窜起一阵冰寒。他下意识地后退,同时一面风墙眨眼间便横在他身前。

嘭!

金焱杖狠狠地击中了风墙,顶端金焱一下子烧穿了风墙,势如破竹般地继续猛攻。而此时,吴天雄已经倒飞出数十米。

该死的小子,金焱武魂居然这么强!看来,我必须动用那一招了,否则绝无取胜机会。想到这里,吴天雄就异常恼怒和愤懑。自己乃是风灵主,堂堂伤门境强者,居然被休门境的萧然逼到这般地步。传出去,还不被人耻笑。

他转头一看,在另一片天空当中,钟修正与赤蓝火龙激战正酣。赤蓝火龙像是一个不知疼痛、不知畏惧的木偶似的,疯狂地朝着钟修发动猛烈攻击。虽然钟修稍强一线,但气势上则被完全压制,且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状态。更可忧的是,钟修的旋风武魂,对赤蓝火龙的杀伤力不是特别大。

风类武魂对付其他武魂,比如土类武魂、岩石武魂、雷电武魂等,都还是占一点优势的。可遇到火之后,若非极强的风类武魂之外,都是能够助长火焰的攻势。所以,萧然一路上才能够顺风顺水

,连战连捷。

要靠那个家伙打败赤蓝火龙再与我联手,是不大可能了。看来,还是得靠自己。想到这里,吴天雄长叹一声,对钟修的态度,由之前的敬重,变成鄙夷。

就在他分神之时,萧然欺身而来,金焱杖猛地挥砸而下。

“该死的小杂种,难道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吗?!”几乎处于被动或者压制的吴天雄,憋了一肚子火,恼羞成怒地骂道。

话音未落,见得他右拳猛地轰出,一股非常强大的魂力光柱,陡然自拳头当中迸射而出,狠狠地轰击在了金焱杖上。

嘭!

遭受沉重一击的金焱杖,顿时向后弯曲处一个惊人的弧度。同时,吴天雄的魂力光柱也被金焱杖一分为二,朝着左右两边飞掠出去,随后在左右两边爆炸,掀起阵阵狂风,肆无忌惮地划割天地,搅得风云变化。

呼呼!

脚踏虚空的吴天雄,双眉倒竖,一股惊人的暴风自体内席卷而出,往上飞速爆冲,形成了一道直冲天空的青色光柱。

轰隆!

光柱冲击到了高空云层当中,顿时将云层震散,随后朝着四周疯狂扩散,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真空地带。

感受到那股青色光柱的可怕威力,哪怕是萧然,也不禁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吴天雄居然还隐藏了如此可怕的力量。

他到底要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被吴天雄的惊人变化而感到不解和害怕时,只见吴天雄的眉心处突然出现了一个血色红点。接着,他手印变化,像是在施展一个强力武学一般。

伴随手印的变化,他额上的血色红点开始上下蠕动起来,仿佛一个活物似的,令人不禁感觉到了一阵恶心和惊惧。

蠕动的血色红点突然爆裂开来,张开一对样子类似渔般的翅膀。接着,一颗狰狞的婴儿骷髅头钻出来,嘴里发出了尖细的鬼叫声,令人心惊胆战,惶恐不安。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那狰狞的婴儿骷髅头,萧然不禁脸色大变,心中冒起层层寒气。

婴儿骷髅头出现之后,血色红点即可爆射出无数条小指粗细的血色红线,将吴天雄全身包裹进去,化为一条条怪异的纹路。与此同时,青色光柱也被染了一层红色,看上去有些猩红和诡异。

此时,正在与赤蓝火龙打得难分难解的钟修,感受到吴天雄方向有着怪异的力量,扭头一看,顿时吓得面色惨白——鬼婴血咒?!吴天雄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嘭!

一拳将赤蓝火龙逼退后,钟修立即冲着吴天雄厉声质问道:“吴天雄,你哪儿来的这东西?!还不给我住手?”

“钟修,你少冲我大呼小叫的,别以为你是韩冲的手下就真得高人一等了。以前称呼你为钟兄,那只是给韩冲少爷面子而已。如果不然,你连一个屁都不是。”吴天雄的年纪比钟修大了不少,但却总是矮钟修一头,这让他非常不满。以前自己实力低,也就算了。现如今自己也是伤门境强者,凭什么还要低你一等?若非以前的事情,吴天雄恐怕已经有资格争夺风魂学院执事的职位了,岂会还在天炎王朝受窝囊气?

“你……”被吴天雄当面顶撞,钟修极为恼怒。“混账东西,若非韩冲少爷交代,老子才懒得待在你这破风灵呢。”

“我也没有拦着你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吴天雄,懒洋洋地瞥了钟修一眼,表情极为漠然。

这话一出,钟修彻底怒了。帮人干活,居然还被人埋怨,这个窝囊气,他受不了。

“好,既然如此,那你自己一个人对付他们吧!老子,不伺候了。”一肚子气的钟修,立即撤出战场,撒手不管。

这吴天雄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好端端的干嘛把自己的帮手给气跑了?

吴天雄目光一寒,冲着钟修,右手食指凌空一点。

哇哇!

在他右手食指点下去的同时,他额上的婴儿骷髅突然哭号了起来,声音凄厉且极具穿透力,深入人心,令人心神惧怕,头皮发麻。

嗡嗡嗡!

在吴天雄的右手食指点下的地方,突然爆射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猩红色音波,速度极快,眨眼间便直奔钟修而去。

看到吴天雄居然朝自己动手,钟修顿时恼怒且震惊。知道鬼婴血咒威力的他,脸色剧变,体内魂力毫不保留地喷薄而出,形成了一只百丈大小的巨大山峰,迎着猩红色音波狠狠冲撞而去。

嘭!

两者相撞,百丈大小的巨大山峰顿时爆炸开来,只见坚硬无匹的山体,竟然在音波下寸寸爆碎,像是根本阻挡不了它似的。

“吴天雄,你不能杀了我,否则韩冲少爷也不会放过你的!”见到山峰不敌音波,钟修顿时头皮发炸,极为惊惶地喊叫着,语气当中带着强烈的威胁和求饶的味道。很显然,即便他拥有伤门境的实力,但依然不是这猩红音波的对手。

“我会跟韩冲少爷说,你是死在了萧然的手里。而萧然,则被我杀了。这样,韩冲少爷非但不会责怪我,还会赞赏我。”没有受到钟修威胁,吴天雄森冷地笑了笑。“你作威作福了那么久,也该够了。”

“吴天雄,看在大家同属风魂学院的份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见到吴天雄不受威胁,钟修急忙渴求了起来,态度极为谦卑,没有之前的一点架子。

钟修的求饶,根本不会有效果。吴天雄既然敢这么朝他动手,岂能半途而废?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所以,钟修必死无疑!

见到吴天雄根本没有停手,钟修也彻底恼怒了,大骂道:“混蛋,你欺人太甚!”

“罗里吧嗦的东西,死吧!”冷漠地瞥了一眼钟修,吴天雄再次凌空一点。可怕的猩红色音波骤然加大攻势,将百丈大小的山峰轰击成渣,最后狠狠地轰击到了钟修的身上。

嘭!

伤门境实力的钟修,在可怕的音波下,伴随一阵巨响,彻底被轰成渣。

天地瞬间安静,微风拂过。

一个伤门境强者,短短几个呼吸间的时间,就被吴天雄,杀了?那现在的吴天雄,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杜门境?!

想到杜门境,整片天地的所有人,无不感到胆寒。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怎么样贵不贵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网上预约
广州建国医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在线预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