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萌娘星纪 第215章 冰谷有雪(四)沧浪

2019-10-12 21:2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215章 冰谷有雪(四)沧浪

修士开出神花修炼神念后能将法力灌输在念头里,神念一动如实质,谈笑风生中就能将人死于非命,可谓潇洒。当然神念杀敌只能对那些境界稍弱,没有强大意志的敌人,若是遇到同等级或者意志如钢铁,坚不可摧的人,再强的念头也难以破坏他们的识海。

不过在老者眼中,陈默不过是还没有达到小雷劫的武者,他的念头足以将其击溃了。老者神念压下来时,如天覆了一般,三重大雷劫知命境修士的神念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承受。

陈默面如石铁,运转锁鼻术,万窍收敛,百脉一气,整个人仿佛如铜铸浑然一体,老者神念一侵只觉得这个少年仿佛存在又不存在,没有探查到任何识海。

陈默借机腾空,挥出北斗就朝老者打去。

老者怒极反笑,区区三花聚顶武者竟然胆敢对他挥动兵器,当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蚍蜉撼树,不自量力,我北俱子若不能杀你,又谈何去杀星将。”老者一声冷笑,手虚空一抓。

一道寒气便抓了出来,这条寒气如若一条匹练在他手中转了一圈化作一把刀剑兵器就朝陈默杀来。

这是他五行炼化‘乾极寒气’,取水行中寒属而炼,当初在内星域里他的乾极寒气也是让人闻之色变的神通-长-风-fwx-。

在陈默眼中,顿时眼前白气横生,温度骤降,乾极寒气还未杀来,强大的寒意就已经冻结了人体血液的流动,更遑论发挥武技了。

不好。

陈默感受到这股寒气的可怕,不敢托大,急忙运转星力摆脱寒意的束缚,在寒气袭来时北斗横扫出来,一道霸气凛凛的烈风便和寒气绞在一起。

嘭嘭嘭。

寒气刀剑和北斗一息间就相杀了几十次。

北俱子目光闪烁光芒,仔仔细细盯着陈默手中那把奇异的神兵利器想瞧出什么来路。他北俱子在内星域里也不算无名之辈,不然也没有资格敢抢星将坐镇宗门的财物。陈默手中的兵器却没有瞧出什么来头,使几百斤浑铁兵器的星将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这种兵器即使给顶级修士来用都用不了,更别说三花武者了。

这男人难道是星将?

北俱子脑海闪过一个荒诞的念头。

看到陈默用兵器抵挡住自己的乾极寒气,老者也不为所动。

“这点本事也敢在老夫面前卖弄。”北俱子冷笑,手指一弹。

寒气分开千条,似天空流云锦缎而坠,千条寒气便在陈默周围分开形成围剿之势。陈默大喝一声,将星力使用到了极限,北斗大棒划出一道星河璀璨的轨迹护住自己。

忙着和寒气交缠的陈默突然觉得危险。

北俱子身形一动已经到了眼前,他手往前一抓,他这一抓,就好似探囊取物,出其不意抓住了北斗棒的前端,以北俱子知命境修为要夺武者兵器易如反掌,可是才刚碰到兵器,北斗上的星力就像生了刺穿过了他的掌心。

灼热,剧痛之下,北俱子只能撤回,望着陈默更显得贪婪。

果然是星力!

这把兵器不是天命星武就是星宝了。

北俱子想到这,神念一动,虚空中显出百口飞剑,剑诀一掐,百道剑光纵横交错形成一张诺大的剑,仿佛天地之间都被住。

陈默正好在剑的中心,犹如被粘住,被剑气逼得难以行动。

陈默额头流露出一层冷汗,这知命境的修士修为实在太强,剑诀一出,无边的法力蔓延冰谷,剑光结阵,吹起比之前还要强悍十倍的暴风雪。

“死吧。”

北俱子轻蔑的下了结论。

区区三花聚顶的武者居然让他动用剑诀算是莫大的荣耀了。

陈默脸色惨白,正想使出洪荒灵宝菩提宝业。

忽然,一道更为洁白的冰雪剑光阻拦在他的面前,这道冰雪剑光宛若龙鲤跃然而出,在北俱子结成的剑中不断挣扎跳动。

陈默回头一看,原来是北冥有雪的剑诀。

北冥有雪之前被北俱子的神念压制根本没办法做出动弹,等到老者被北斗刺痛后才得以喘息,见到陈默有难,也来不及多想将自己剑诀使出,她口中念动,一件披风宝物同时飞了出来,在空中迎风见涨,那披风放出十万五彩毫光收拢了北俱子剑诀的杀气。

陈默急忙一退。

北俱子冷笑,手指一点,他的本命剑诀立刻发威,像是千道冰锥撕裂了凝固的空间,北冥有雪不过是小雷劫修为如何能和知命境修士抵挡。

不过眨眼之间,北冥有雪的本命飞剑立刻崩破,一口口飞剑被斩断,法宝披风也在北俱子的飞剑下四分五裂。

本命剑诀一损,北冥有雪也受到重伤,吐出一口雾气般的鲜血,整个人如受到当头一棒,痛苦万分。

“我们快走。”

陈默抓住北冥有雪,使出遁法。

“想跑?”

北俱子瞬间拦截在两人面前,论速度

,陈默也不可能逃过北俱子的眼力。

“你们浪费老夫很多时间了。”北俱子面露不快,几个小雷劫修士竟然可以拼死抵挡几息,实在是侮辱。

剑诀再起。

陈默突然一喝,手掌一打,使出掌天印。

“嗯?”

北俱子一震,突然发现身体受到某种压迫瞬间失去了反应。

“可笑。”北俱子同时一掌打出乾极寒气。

陈默舌绽春雷,气运丹田,挥出几次掌天印。

冰谷传来闷雷一般的巨响。

在北俱子周围空间一次崩塌一般显出了巨大的掌印,可是如此强大的神通只是将老者衣摆稍微震动,长须吹动,北俱子面色阴沉。

陈默暗道该死,眼前的对手境界实在太高了,几乎是大雷劫顶级修为,他现在连小雷劫都没有入门,虽然有星力但是又不如星将那样使用自如,要对付这样强大的敌人陈默也是无力。

“我们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北冥有雪难受的说。

陈默喘气,有些疲惫。

“你在给老夫挠痒痒吗?”北俱子嘲笑道,浑然不惧掌天印。陈默使出的掌天印对他来说真的和挠痒无异了。

“老夫就送你们这对小情侣上路吧。”

百口飞剑唰唰交错,劈开山野雪谷,杀意彻骨的剑芒悬在两人上方。

“事到如今,你该告诉我你真正的身份了吧?”北冥有雪咬着牙齿已经认命了。

“现在不是鸡毛蒜皮这个。”陈默对她的执着无语。

“难道你还以为可以对付他吗?”北冥有雪苦笑。

“我对付不了,但自有人对付。”陈默笑了笑。

“什么?”北冥有雪一愣,从陈默的话里听到了希望。

“再你昏迷几天,我已经用了你的护命符。”陈默说。

“你怎么知道我有护命符?”北冥有雪大感意外,护命符是北冥有雪的父亲所给她的一种特殊符箓,若是遇到危险,使用此符,北冥沧浪便能感觉得到前来救她。江湖凶险,北冥沧浪这么做也是怕她出什么意外。

陈默翻了个白眼,像她们这样娇贵的王孙千金,家族不给她们一点保命的手段才奇怪啊。

“当务之急就是先躲过这劫。”

陈默说完。

天空的飞剑已经如雨落下。

陈默神念控制菩提宝业准备全力一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巨大的叱咤声从百里外传了过来,那声音仿佛九天之上的春雷,又如大江滚滚,万丈巨浪。

声音吹过冰谷随同的还有巨浪的气势。

冰谷厚厚的积雪仿佛一下子就融化了。

北俱子强大的剑诀受到巨浪影响不得已只能防御,老者目光一凝,也露出一点严峻。

“我父亲来了。”

北冥有雪表情一喜。

陈默松了口气,暗中收回菩提宝业,总算是没算错时间。

朝阳治疗睾丸炎费用
陇南治疗睾丸炎方法
新疆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朝阳治疗睾丸炎医院
陇南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